<rp id="q8uxi"><ruby id="q8uxi"></ruby></rp>

    <em id="q8uxi"><ruby id="q8uxi"><input id="q8uxi"></input></ruby></em><dd id="q8uxi"><noscript id="q8uxi"></noscript></dd>

    <button id="q8uxi"><acronym id="q8uxi"><input id="q8uxi"></input></acronym></button>

    <rp id="q8uxi"></rp>
    當前所在位置: 首頁人物業界領袖

    業界領袖

    丁平:在照明設計中的奮斗歷程

    摘要:

    摘要:丁平:英國倫敦大學比較文學碩士,英國斯坦福德大學設計管理碩士。丁平女士擅長照明設計與設計管理。具有豐富的照明設計經驗,先在英國LDPi從事照明設計工作,后被派至北京城里LDPi中國分部。目前在北京負責公司在中國的項目。

    丁平,英國倫敦大學比較文學碩士,英國斯坦福德大學設計管理碩士。丁平女士擅長照明設計與設計管理。具有豐富的照明設計經驗,先在英國LDPi從事照明設計工作,后被派至北京城里LDPi中國分部。目前在北京負責公司在中國的項目。2010年9月10日做客新浪樂居,為我們講述了她自己在照明設計中的奮斗歷程。

            時間:2010年9月10日

      地點:理想國際大廈 新浪直播室

      嘉賓:英國萊亭迪賽燈光設計事務所中國區執行董事 丁平

      記者:新浪家居 陳玲

           嘉賓簡介:

    2002年,自成立LDPi中國分部以來,她受LDPi英國總部委派做為中國區域總經理,在北京工作。目前,她領導著北京的設計團隊,確立了中國辦事處與日俱增的聲譽和業績。

      丁平女士曾被清華大學繼續教育學院邀請,為設計專業學員就設計管理進行講解;2006年她被聘為中央美術學院建筑學院照明設計客座教授;她就照明設計著述了文章并得到發表;照明界及地產界的多家媒體也對她進行了采訪。2006年她受意大利《LuceeDesign》照明專業雜志的邀請成為該雜志在大中國地區的專業技術顧問。

      丁平女士帶領LDPi中國團隊,在照明設計的道路上每一步都走的踏實,每一個細節都處理的嚴謹,LDPi 不斷完善自己,不斷超越自己,開創照明設計的新紀元。

      在中國參與項目:

      北京香格里拉大飯店、凱德置地大廈(北京)、來福士廣場(北京)、裘馬都(北京)、新華保險大廈(北京)、北京望京商業中心(北京)、山水文園(北京)、金地國際花園(北京)、廣西大廈 (北京)、麗都水岸(北京)、諾富特燕苑國際度假村(北京)、香江雅園(北京)、天津泰達立交橋(天津)、天津時代奧城(天津)、杭州良渚博物館(杭州)、浙江鄞州核心規劃區(寧波)、廣州清遠后花園(廣州)、廣州新火車站(廣州)

        以下為訪談實錄:

      主持人:我了解您以前在英國是學比較文學的,后來為什么要選擇照明設計的呢?

      丁平:其實學文學是我的興趣所在。但是比較文學這個專業就業比較困難多數要走研究的路,要取得較高成就需要繼續深造。我那時暫時還不想念博士學位,設計是我的另一個興趣所在,所以開始攻讀設計管理的碩士學位,工作也就自然轉到設計這個領域了。

      雖然我的第二個學位是設計管理,但是我在整個研究生階段比較注重的是室內空間的研究,做了很多這方面的案例分析和調研。機緣巧合,畢業之后在英國一家照明設計公司(英國LDPi)就職,公司總部在愛丁堡。我在這個公司跟我們的設計師又從頭開始學習照明技術。就這樣從工作當中很自然地轉到照明這個方向來了。

      主持人:之前是想做室內設計,最后做了照明設計?

      丁平:對。實際上就是一個機緣,因為在英國很多研究生畢業后就遇到了就業困難,我在那邊算是比較幸運,剛畢業就找到了這份工作??赡苁俏以谀钛芯可臅r候,跟英國的很多公司有接觸,也認識了很多從事這一行業的人,于是就進到這家公司,這個公司的設計師他們都很資深,大多擁有二十多年的設計經驗,他們帶著我重新學習,做專業訓練,后來到北京來做項目,然后就留在這里了。

      主持人:您覺得照明領域最吸引您的是什么?

      丁平:因為光是可以看得見但是摸不著的,所以它吸引人之處就在于它每一次都是不一樣的,因此挑戰性很大。在每一次的項目實踐中都會發現新的東西。如果作為一個設計師去做照明設計,你會發現每一個項目你都學到了很多新的東西。因為光跟每種材料所發生的作用都是不一樣的。而且光這種載體本身就很吸引人,你會自然而然地被光所吸引,特別是當進入到這個領域之后,用專業的眼光再去看很多東西,就會發現它會一直吸引你往前走,好象沒有盡頭的那一天。我們的每一天可能會很累很忙,有時候甚至很絕望,但是從來不會沉悶。

      主持人:因為不同的燈光可以搭配出不同的心情?

      丁平:對。而且你所見到的客戶群也是不一樣的。

      主持人:您在2002年回國至今,作為一個女性照明設計師,您印象比較深刻是哪些經歷?能具體談談嗎?

      丁平:其實做設計,我覺得女性和男性的區別,可能在于女性的體力沒有男性的好。因為我們這個行業既需要有腦力,又要有體力,比如白天開會晚上試燈,所以它是一個白天晚上都干活的行業。有些項目需要你必須到現場,等天黑再去試它的環境怎么樣。這是一方面。

      第二方面,我發現一個特點,其實我們在工作中沒有感覺到男性和女性性別的區分,但是會有這種狀態,比如開會的時候都是以男性為主,有時候就我一個女性坐在那邊,這種情況也有。但是如果你從一個專業角度出發的時候,他只看重你的專業性,如果你的專業背景夠,如果做的東西夠好,他一樣會很尊重你。所以,我感覺在照明設計這場長跑比賽中,體力一定要夠。

      主持人:一般來說,從女性角度來看一些設計,特別是像燈光這種比較感性的東西,是不是有不同的感受?

      丁平:可能在照明設計這個領域里,從事照明設計的女性確實比男性數量多。在國際上非?;钴S的設計師里面也有男性和女性。而從設計角度方面來說,可能女性的設計更柔美一些,但我不太一樣,因為我是一個比較理性思維的人,所以我做的東西甚至更簡潔一些。

      平時我不太喜歡一個空間里擺放很多東西,像女性喜歡在家里擺一些小玩意,各種裝飾性的東西,我個人雖然比較喜歡佩戴首飾,但是我希望在我的家里一件家具都沒有,我希望整個視覺視線范圍特別干凈。

      主持人:我發現好多設計師都是喜歡挑高多少米的房子,屋里白白的,感覺特別舒服。

      丁平:其實現在不管是做文案,做媒體還是做設計,可能我們每天接觸的信息特別多,這個信息不僅包括電子信息,還包括視覺信息,比如滿眼的廣告、報紙,反正你離不開這些東西,你雖然不找它,它也會自然而然地出現在你的工作當中。在我們工作當中,作為設計師,我們每天一醒來就要面對問題,因為我們接來的設計案子,就是因為客戶不知道怎么做才交給你做,事實上他也是從一個解決問題的角度出發。所以你每天面臨的都是大量的各種各樣的信息。所以我比較喜歡做的就是把這些雜亂的東西剝離出來,讓自己集中精力在案子上。盡管電話、短信、微博、博客全都在你身邊圍繞著你,像塵土一樣。

      所以我們會在人為的小環境里面給制造一種安靜和干凈,比如我們公司的車里要求特別干凈,也不會有音樂。比如在家里,什么都沒有,干干凈凈的,我們公司是很多設計師去了之后覺得特別干凈的公司。我不太相信在一種雜亂無章的環境里能幫助你更好地激發創意,我看到有些設計公司可以在那種環境里面工作,特別隨意,甚至我有一個朋友的公司還有鳥叫,很舒服,但是我在那種環境下是沒有辦法集中思想的。

      由于我是這樣的性格,所以我的設計作品都比較理性,所以在設計當中并不會看出來有特別女性化的東西。

           主持人:照明設計師在項目實施中需要與客戶、建筑設計師溝通,整個過程中您認為哪個環節最痛苦?因為我覺得跟客戶溝通會是比較負責的事情。

      主持人:照明設計師在項目實施中需要與客戶、建筑設計師溝通,整個過程中您認為哪個環節最痛苦?因為我覺得跟客戶溝通會是比較負責的事情。

      丁平:我個人而言,在剛開始的前幾年是特別痛苦的,因為我在國外大概住了十幾年,由于思維方式上的反差,大部分痛苦來自于對這個項目背景或者社會背景,或者每個人成長的背景不了解。但是通過這幾年的接觸和努力,我覺得現在更能理解客戶的分類以及客戶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想法,以及客戶的一些需求。包括一些建筑師和室內設計師,他們的一些個性化的東西,以及他們為什么會提出來那樣的要求,還有大部分的溝通困難在于彼此不了解各自的工作流程。

      對于剛剛開始做設計的人,前幾年他一定覺得困難,因為這個困難不僅僅是專業上的困難,還包括在他的閱歷上以及他與人溝通的方式上,比如好好的一句話,可能別人說出來就很好聽,但是另外一個人說出來就不好聽,比如他問你今天能不能交圖,你可能會告訴他我的圖一部分還沒有做完,但是有一部分已經做完了,我先把做好的空間交給你看看。還有一種方法就是你能不能把這個圖交給我,你說不能,因為我沒做完呢,你也傳達了一個信息,但是你聽到這種說法可能心里就會不舒服。所以人與人的溝通就在于你是否能夠站在這個項目的立場上,針對這個項目的情況去跟他做溝通。比如甲方說你一個星期能不能做出來,我會說做設計,需要設計,需要思考,這個過程是需要時間的。這在整個項目中,我覺得作為一個燈光設計師,每個的協調都是一個困難點。

      主持人:但還是有辦法解決。

      丁平:這就在于設計師的專業知識要夠,對項目的把控能力也要夠,而且對客戶的了解也足夠。要達到這三方面是需要時間去積累、用心去學習的。

      主持人:您既是一個照明設計師又是一個企業經營者,您更鐘愛于哪一個角色?哪一個角色您又更游刃有余?

      丁平:我更忠于設計師這個角色,其實現在在公司大部分的事務我已經不管了,我們設有有總經理,可能他管的東西更多一點,比如工作進程,員工的管理等。而我可能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客戶的溝通、以及對案子前期的把控上,還有后期的工作。同時我還做一些工作,今年我們與北京市東城區政府合作,為北京地壇打造了一場燈光秀,展出時間從8月16日到8月22日,16件作品以光的形式表現,是一種新興的視覺藝術表現。我們每年都會做一場比較大的光文化推廣活動,推廣我們照明領域。因此我的工作大概分為兩部分,推動光文化,以及把我們的案子做好。

      主持人:LED時下備受矚目,儼然已成節能環保代名詞,您如何看待它的發展?它是否真的如媒介熱炒般完美無缺?

      丁平:沒有任何物件是沒有缺點的,LED,我們現在處于非理性的階段,大家認為LED環保,所以把一些不需要照明的地方也把它點亮,我覺得用得有點泛濫了。LED在未來的發展,應該是非常好的,比如白熾燈泡從2012年就會退出市場,這是因為它的電能轉化為光能的有效率太低,能耗通過熱量給散發掉了。

      LED產品,因為它是一個發光二極管,是一個弱電產品,剛開始它主要被用在航空信號燈上,因為是自發光,不能定向發光。而現在已經做到了LED可以通過反射器發出很強的光作為照明工具。交通燈就是自發光,但是在看書的時候使用它,你可能覺得不夠亮,這就是自發光和能夠出光的區別。LED現在通過技術的完善,現在已經可以變為照明產品,比如LED的路燈已經在使用了,甚至室內有些照明燈具也在嘗試用LED來做,所以LED正處于一個發展階段。而事實是現在我們處在一個特別貪婪的階段,到處都使用LED。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它的散熱問題,如果它的散熱處理得不好,它的壽命相對會縮短,也不是3瓦的燈就是給它3瓦的電能,你還要給它消耗損耗的預留。

      其實LED真正作為照明產品,它的色溫和亮度暫時還要求的水平,但是LED確確實實是未來的照明趨勢,這是不可否認的。希望再過幾年我們的市場可以更理性化,比如該用白熾燈泡的時候就用白熾燈泡。我相信我們會早晚會到達一個理性的階段,那樣我們的城市可能就沒有那么多光污染產生?,F在的城市有太多泛濫的色彩,每一個經濟發達城市就像一個大的嘉年華一樣。其實城市老百姓應該有選擇權,有更多參與的權利。

      主持人:目前光污染越來越受大眾關注,您在設計過程中如何處理這一點?又如何將環保元素融入其中?

      丁平:其實我們公司設計的東西都有一個特點,都比較內斂。作為設計師,我們強調的就是用最少的燈來實現最大的光效應,這本身就是從節能出發,同時也是控制光污染。所以好的照明師最終實現的效果就是這個空間沒有一些不需要的光,他所做的照明都是精準的,在需要照明的時候有燈光,不需要照明的時候能夠讓它有喘口氣的空間。在辦公的時候可能會精準地用一些照明燈具,讓工作者感覺明亮又沒有眩光就夠了;在室外照明的時候,為了突出建筑特點,可能需要選擇建筑上,某一個需要強調的部分打亮便可。

      我們在做設計的時候一定要留出讓人喘口氣的時候,所以無論是講究節能還是環保,照明設計師應該具備這個能力和技術手段,同時也要有這樣的責任感。

      主持人:您怎樣看待水立方的設計?

      丁平:其實水立方的概念不錯。因為它本身主要的建筑材質是一種特殊的膜,這種膜本身承載光的效果比較好。但我覺得水立方有幾個問題:首先,作為國家的一個標志性建筑,有些東西是需要去張揚和表現的,鳥巢、水立方都是我們國家30年來經濟起飛之后所取得成績的展示。我覺得它應該做得漂亮、絢爛一些、。它可以利用一些調光的系統,讓LED燈亮度減弱一些,而整個奧運村的亮度其實可以再降一個級別,包括它的路燈。

      因為我們國家現在人流集中的地方要達到多少勒克斯以上,其實燈能夠降一個級別下來,水立方降一個級別下來,人會感覺更舒服一些。如果有人居住在那里,一年365天面對那樣的建筑是很累的。如果可以把亮度用調光的方式來降下來,可以做得更柔美、更含蓄一些。同時,它里面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它現在的LED燈具存在散熱的問題,里面特別熱,我聽說現在在改進。   

      主持人:北京奧運、上海世博以及廣州亞運,大型活動賽事照明項目漸漸進入大眾視線成為業內關注焦點,熱事件冷思考,您如何看待這些現象?

      丁平:老祖宗有一句話,用現在的話語大意就是你要把一個東西先推出來的時候,勢必要用一些很機智的手段推到極致,再慢慢往回拉。我覺得奧運也好、世博也好,這些燈光秀對我們照明行業,我是持歡迎的態度的。我覺得它用一種極致的手段,在一個極致的時間,比如像這種大型賽事,國家級世界級的事件中,在中國這樣一個場合把它推出來,我覺得這是一個好事情,因為它宣布了一個事情,就是照明是會作為一個很有表現力的手段去表現繁榮,表現昌盛,表現國家的富裕和老百姓的歡樂。這些定位都是對的。照明就是會去表現這些元素。比如哈爾濱的冰燈,老百姓都會去看。其實這說明一個問題,就是照明越來越被人重視。

      但是從專業角度,像張藝謀的設計,把LED穿在身上,我覺得通過這種極致的設計,慢慢這個領域可能會推向一個更高的角度,照明就不再停留在家里安一個燈泡就行了,也不僅僅停留在發出白色的光即可。從這些技術上的宣傳和對它表現力的宣傳,以及它給人帶來的暗示,都是非常好的。

      我有次給清華成人班的學生講課,題目就是去看世博。其實是不是照明設計師不重要,最后大家都能看出來世博的整體照明設計并不是很成功,因為沒有把各個館搭配起來。比如英國館是人們公認最漂亮的,英國館旁邊就是放著大的金屬燈,蒲公英那么一個非常靈動的東西,中間有點亮,一圈圈散開,但就遇到一個很粗糙的金屬燈在那邊照過來,看著很不舒服。其實我覺得之前可以有一個團隊對他們互相之間干擾不干擾做一些考量的。

      可能他們覺得設計師不會從宏觀來看,但我覺得沒有微觀怎么能做成宏觀,可能大家會覺得這樣是雞蛋里面挑骨頭,不過我們去看真是這樣。我們班上有30個設計師,80%的設計師表現出對這個館整體的失望。還有一個燈光秀,我們剛才已經說到了好的一面,就是它從根本上推動了照明文化在中國的發展,推動了人們對照明設計上的徹底改變,但有一個問題,我們現在太不注重細節了,太不注重照明是一個雙刃劍,它一方面可以去宣揚一些東西,但另一方面它也可以把你最丑陋的地方暴露出來,這都是一些照明方面需要去改善的問題。

      談到一個更大的層面,我覺得這些大事件都是由國家財力、人力、物力來支持的,反而老百姓覺得這就是一個秀,跟他的生活沒有關系,他不會覺得這個東西對我的生活會有什么影響。所以我們還是在做一些小的東西,說到“創意點亮北京”地壇的小型燈光裝飾秀,它也表現了照明的東西,但是它的體量又不是很大,而地壇是老人和小孩特別愿意去玩的地方,因此這本活動我們用了很多感應技術,與老百姓產生更多互動,讓光與他們之間產生對話。

      所以我想照明設計師能夠參與做一些小的東西,跟老百姓生活有關的東西,讓老百姓真正體驗到照明給他生活帶來的不一樣的感受,這方面是需要細致去做的。

      主持人:目前國內外專門培育照明設計師的機構并不多,照明設計師多是從建筑設計、室內設計、電氣設計轉型。從您個人經歷出發,這種多元化背景對照明設計師有什么影響?

      丁平:我覺得我們國內照明設計師隊伍現象是國外幾十年前的一個現象,最開始從事照明設計的設計師也不是學照明設計的,可能他一開始就是在一個燈具廠工作。在國際上也有很多這樣的案例?,F在在國際上做得比較成功的照明設計師中,面出熏是學藝術的,周煉在美國是學雕塑的,路易克萊爾之前是學舞美的。拿我們公司來說,很多設計師原來就是是建筑設計師,但是由于他對這個領域的興趣,就轉為做照明設計。照明設計師,在我們公司有兩個特點,第一,就是創新,第二,就是善于學習。我接觸的很多設計師都是這樣,他們都在學習,去充實自己的這一領域的知識。

      所以照明設計這塊應該分兩塊。一塊就是技術這塊,你要了解一些照明燈具基本的原理,人的視覺習慣原理。當你把這些東西學會之后,剩下的就是你對社會的理解、對人心理的理解、你對空間的理解、以及對整個文化的理解。我認為任何設計都不是單純的畫圖,而是一個綜合的體現。甚至包括家具,它對人體的工程學,人的視覺習慣以及它與空間的關系,還有它的比例關系,為什么一個成功的設計師是值得尊敬的,因為他為人類的舒適或者人類的進步帶來了一些新的不可替代的貢獻。

      照明設計也是一樣,我們國內的這些照明設計師目前來自于各種各樣的設計領域,我覺得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有從事照明設計的這個熱情。同時,照明設計是可以學習的,因為你在這個行業首先接觸的是燈具光源,你把這些東西都了解透了,你再把你自己對社會的經驗,對社會的觀察體現到里面,這是需要靈氣和很厚重的積累的。

      主持人:最后一個問題,作為企業的經營者,您如何培育自己的照明設計人才?

      丁平: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問題。因為在我們照明行業里面,人才是特別缺乏的。學建筑的,他會覺得我做照明,從一個大專業走到一個小專業,好象虧了自己一樣。在這里面有一些心態上的歧視,就覺得照明設計專業不溫不火,這是種很傳統的偏見。還有室內設計也是一樣,說照明設計就得聽室內設計的,我們留這么多空間,你就要在這個空間里面,一筆都不能改。、這是一種很不成熟的思考方式,其實照明設計師之所以要加入這個行業中來,就是為了把這個空間、弄得更漂亮一些,讓這個空間的價值更提升一步可能這個空間會做得非常漂亮。

      我們當時給一家創意園做設計,他們說我們想開一個PARTY,它的廠房特別漂亮,我說沒問題,我們把里面清掃干凈,用冰砌了一個冰吧,用燈給它打亮,請一個DJ在那邊玩音樂,我們請了一兩百個人來參加那個PARTY,結果創意園的人覺得很驚訝,所以光真是有化腐朽為神奇的作用。在這樣一個空間里面材料的作用很重要,但是如果你給光一個空間,它可以變成任何材料沒有辦法達到的感覺。

      所以在認知上,不僅我們老百姓對照明認知有局限,而且建筑設計師和其他的設計師對照明空間的認知也有不足。剛才我們說到這個問題,說到人才,其實人才來自于各種領域,但是我覺得要去培養自己的人才,首先要去發現他是否喜歡照明,這是一個前提,他如果喜歡照明,他就能在公司先來學習照明的基本原理,他如果以前有過這些基本的原理,可能更多參與的是公司的方案討論,公司理念上的一些東西,在這方面去做一些提升和積累。

      所以在公司這方面,原來我們一開始是每個月有一期講座,請各個行業資深的設計師來講,比如我們有請藝術領域的人,我們每個月都有沙龍,請他們講關于藝術的發展史,有請建筑設計師來講,甚至我們有請過佛教大師來講,就是關于設計師境界的培養。做設計師做到最后比的是什么,比的是境界。

      另外,我們注重偵探照明團活動,它是一個國際組織,我是這個組織的核心成員之一,我們每年在全球找一個地方做集中調研工作。我把這套方法和理念帶回了我們公司,我們會帶著公司的員工每兩個月徒步一次,帶他們去觀察光,把光的節點畫出來。包括我給別的學校學生代課也是一樣,通過這種實踐活動告訴他一些問題。

      第三,我們鼓勵設計師參與我們所做的一些活動,培養動手能力。像今年我們公司就有一個設計師就參與了“創意點亮北京”國際燈光作品秀活動,公司給你這筆預算,你去做,做完之后把它展現出來。這樣他就要從概念開始去想,用什么樣的材料,用什么樣的燈光去表現,這樣他自己統籌這個小案子,把它給做出來,呈現給大眾。

      你也可以看得到,我們培養人才是通過一些實踐的手段,定期的照明偵探,定期的講座以及給他一些機會讓他去做一些小的作品,他自己可以去玩那些東西,燈光其實像畫筆一樣,誰都有筆,誰都可以買來油彩,出來的畫是不一樣的,這個畫是從你心里出來的,誰都知道照明燈具、照明材料,但是為什么做出來的東西不一樣,因為每個人心里所想不一樣。所以我們更注重培養設計師在這方面的能力。我們甚至給設計師每個月提供資金,你自己可以申請去每個城市考察燈光,給你報銷機票,你想去哪就去哪。我們希望設計師,首先你的品位夠,你能夠看到美的東西,你知道怎么去做美的東西,這點很重要。

      主持人:好,我們今天就聊到這里。非常感謝丁總在百忙中接受新浪家居的采訪。謝謝!

     

     

    炸金花提现app